首页 > 法治 > 法院聚焦 > 其他 > 正文

聂案律师昨完成阅卷 六处签名可能非本人

核心提示: 18日下午,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和陈光武结束为期两天的阅卷,17本案卷均已完成拍照复制。粗略阅卷过程中,代理律师已经发现诸多疑点:多处聂树斌签名涉嫌造假;聂树斌并未供述案发现场有一串钥匙;侦查卷中只有口供、证人等,并无精斑等客观证据。接下来,两位律师将仔细查阅、整理案卷。

18日下午,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和陈光武结束为期两天的阅卷,17本案卷均已完成拍照复制。粗略阅卷过程中,代理律师已经发现诸多疑点:多处聂树斌签名涉嫌造假;聂树斌并未供述案发现场有一串钥匙;侦查卷中只有口供、证人等,并无精斑等客观证据。接下来,两位律师将仔细查阅、整理案卷。

疑点1

六处聂树斌签名可能非本人

18日,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说,17日晚,他们阅卷回来后,又粗略地阅了一下这些卷。

他澄清,聂树斌案存在重大的程序问题,这个程序问题主要是指,聂树斌案卷中有至少六处聂树斌的签名涉嫌造假,并非其本人笔迹。

“第一处是送达起诉书笔录。”李树亭说,因为法院在开庭前要给被告人送达一份起诉书,然后给他做一份笔录,让他签收,证明他已经收到了。聂树斌案件的一审阶段,在送达起诉书的笔录上,被送达人聂树斌的签字不是其本人笔迹。

李树亭说,在送达起诉书笔录的同时,有个送达回证,收到后必须签上名字,这个受送达人的签名也不是聂树斌本人,“写着他的名字,但不是他的笔迹。”

“石家庄中级法院一审的审判笔录上,签名也不是聂树斌本人的笔迹;判决书的送达回证上也不是其本人的签名。”李树亭还说,在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之前,二审刑事判决书的送达回证和验明正身的笔录上,也不是聂树斌所签。

疑点2

法院卷宗有篡改缺页

为何如此肯定签名涉嫌造假?李树亭解释,他前后对比了聂树斌在侦查阶段供述的笔录上的签字和上述法律文书上的签字,又专门请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聂树斌的姐姐聂树慧做了辨认,两人均表示法律文书上不是聂树斌的签字。于是,李树亭推测,这些法律文书要么是别人代签的,要么是后补的。

不过,另一位申诉代理律师陈光武比较谨慎,认为笔迹有必要进行司法鉴定。李树亭特别提到,这些他认为涉嫌造假的笔迹,仅涉及一审和二审,没有涉及原始侦查卷宗。

“有一点可以公开负责任地说,聂案侦查卷即原始卷是完整的,尽管很多纸张发黄,有些地方有破损,但没有撤、改、换、拆,136页的编号、封条、页码、原始材料看不出重新组装的任何痕迹。”陈光武强调,20年间,这一卷宗在不同法院间传递并经手多人,能保存如此完好,实属幸运。

陈光武17日接受采访时说,“除136页侦查卷外,个别卷有瑕疵或缺陷,现在还不便做具体说明”。18日,他进一步说明,“法院的卷宗有缺陷,篡改的、涂改的、页码混乱的、大面积缺页的,惨不忍睹,这个缺陷比李律师说得还严重,但暂不方便详细透露。”

疑点3

王书金称案发现场有钥匙,聂树斌没提过

李树亭说,在王书金案件的审理阶段,他通过公开报道获知(不是从王书金卷宗中得知),王书金供述了案发现场有一串钥匙这个事实,“但是我17日晚上阅卷时发现,聂树斌没有供述这串钥匙的相关事实。”

李树亭据此认为,聂树斌没有供述这串钥匙,表明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李树亭所讲的这串钥匙,在2013年7月王书金案第三次二审开庭时一度被视为关键证据。王书金在广平县公安局侦查期间供述:“还有一串钥匙,我觉得没有用,就没有拿。钥匙放在女的西边的地上。”而被害人的丈夫侯某、同事余某也说,“(康某)出事前手上用橡皮筋套着一串钥匙”,现场勘查笔录也记录,“左脚西侧偏南30厘米处有一串钥匙。”

李树亭说,被害人康某的父亲曾向他提起过有这串钥匙,称破案后他去公安局送锦旗时,警方将钥匙归还给了他。

最初负责侦办王书金案的河北省广平县一位办案民警向媒体回忆时也曾提到,王书金独立供述出现场遗留的一串钥匙,这与现场勘验高度吻合,若非亲历,不可能知道。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孙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