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法治热点 > 正文

国家发改委再向行政性垄断说“不”

核心提示: 这份名为《山东省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控社会化平台服务商备案管理办法(试行)》的文件印发于2014年12月18日,其中有条款明确规定:“凡通过交通运输部标准符合性技术审查,并经交通运输部公示的平台服务商,均可到省局申请备案,并与全国道路货运车辆公共监管与服务平台对接。”

开办电子科技公司一年半之后,丁海波(化名)终于等到了来自山东省交通运输厅道路运输局的一纸文件。

这份名为《山东省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控社会化平台服务商备案管理办法(试行)》的文件印发于2014年12月18日,其中有条款明确规定:“凡通过交通运输部标准符合性技术审查,并经交通运输部公示的平台服务商,均可到省局申请备案,并与全国道路货运车辆公共监管与服务平台对接。”

“我心里悬了很久的石头终于放下了。”看到文件那一刻,丁海波难抑激动。对他而言,这份文件是一种终结,是过去相当长时间内无法参与正常市场竞争的终结;更是新的开始——以后,他终于可以凭产品和服务挺直腰杆说话,而不必被无形的“手”挡在市场之外。

来自国家发改委的调查称,自2011年以来,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在建设和运营道路运输车辆动态信息公共监控平台中,多次印发文件,明确相关平台技术支持单位为一家科技公司,由此涉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

2015年3月9日,国家发改委向山东省政府正式发函,建议责令交通运输厅改正相关行为,并提出4月10日前将有关整改情况函告国家发改委。

这是国家发改委继2014年9月调查河北省交通运输厅、物价局、财政厅违反《反垄断法》相关规定,对本省客运班车实行通行费优惠政策,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相关市场竞争的案件后,再向行政性垄断说“不”。

短短半年内,国家发改委连续调查两起行政性垄断案件,这是否意味着在简政放权的大背景下,反行政性垄断行动在提速?如何更有效地制约备受诟病的行政性垄断行为?

 “当时的市场没有竞争,极不正常”

丁海波最初踏入汽车安全电子产品行业时,未曾料到这一行业当时在山东面临的尴尬局面。

2013年夏,丁海波怀揣几十万元创业资金在山东某市开办了一家科技公司,作为平台服务商并销售车载终端产品。在创办企业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不正常现象让他屡屡碰壁:

企业拥有行业资质,却根本无法进入道路运输企业监控平台的市场;尽管企业销售的车载终端产品价格低廉,质量和服务均有保障,但均因被主管部门告知无法入网而丧失抢占市场份额的机会。

这个市场份额有多大?据山东业内人士估算,山东全部“两客一危”车辆加上普通货运车辆,达到标准的、需要安装车载终端设备的车辆总数为70万。

“当时的市场没有竞争,极不正常,只有一家公司在做。”丁海波回忆,他和业内同行颇有默契地均不愿提及这家公司名字,“提或者不提,都是一样的存在”。

此次国家发改委的调查中明确这家公司为山东九通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通公司”)。

国家发改委的调查称,2006年11月,山东省交通运输厅与九通公司签订《山东省道路运营客车运营与安全监控系统建设、维护和信息服务合同》,委托九通公司建设该监控系统,合同有效期为10年(2006年1月1日~2015年12月31日),并约定“合同有效期内,山东省道路营运客车经营与安全监控系统是为甲方(即山东省交通运输厅)提供监控信息服务的唯一系统。”

此后,山东省交通运输厅多次印发有关文件,要求全省“两客一危”车辆(即旅游包车、三类以上班线客车和运输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民用爆炸物品的道路专用车辆)、重型载货汽车和半挂牵引车必须直接接入九通公司建设的监控系统平台,并对进入山东省市场的卫星定位终端的型号和价格提出要求。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孙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