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法治热点 > 正文

四川高院首次发布商事审判典型案例

核心提示: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天发布了2014年度全省法院商事审判典型案例6件,涉及买卖合同、保险合同、公司治理、公司清算等商事纠纷类型。记者了解到,这6件案例是在充分考虑裁判规则和裁判方法的典型性、指导性以及案例的社会影响力等评选要素的前提下,四川省高院经初评、复评和终评,从76件备选案例中选出的。这也是四川省高院首次发布商事审判典型案例。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天发布了2014年度全省法院商事审判典型案例6件,涉及买卖合同、保险合同、公司治理、公司清算等商事纠纷类型。记者了解到,这6件案例是在充分考虑裁判规则和裁判方法的典型性、指导性以及案例的社会影响力等评选要素的前提下,四川省高院经初评、复评和终评,从76件备选案例中选出的。这也是四川省高院首次发布商事审判典型案例。

四川省高院民二庭庭长尹宁宁介绍,此后省高院将每年在全省开展“商事审判年度典型案例”评选活动,通过发布典型案例,充分发挥商事典型案例的示范引领作用,丰富商事审判指导载体,提升商事审判工作水平,以直观的方式为当事人和社会公众提供合理预期和指引,规范商事实践活动,维护商事交易秩序,推进商事诚信建设,扩大商事审判社会影响力。

案例一

不用民事思维做商事审判

范超与有色公司签订《钢材购销合同》,并约定了垫资期间和垫资期满后每吨每日6元加价款。后双方在垫资期满后先后进行4次结算,最后一次结算形成《结算协议书》,确定了有色公司应付货款(该款项由原钢材购销合同约定的钢材价款和结算日之前的垫资款两部分组成)及付款时间,并约定逾期付款应承担每吨每日加价6元的违约责任。有色公司未按约付款,范超起诉请求有色公司向其支付最后一次结算确定的应付货款,并按每日每吨加价6元承担违约责任。

法院认为应当按照双方最后一次结算确定的应付款项,确定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同时考虑该应付款项已经包括部分垫资款的事实,将违约金调减为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高晋康认为,本案的争议在于权利义务关系的确定上,买卖合同双方当事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对合同履行情况进行结算,并确认债权债务,如结算标准与原合同约定的结算标准不一致,则视为双方当事人对原合同结算条款内容的变更达成合意,应当以结算所确认的债权债务认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二审的改判充分体现了法官没有用民事审判的思维来做商事审判,在认定结算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形下,合情合理合法地对该案作出了判决。这种裁判理念对引导商事主体遵守诚实守信的交易规则具有积极意义。

案例二

法院计算方式符合立法原意

陈红、陈忠权系港宏公司股东。港宏公司为他人向银行借款提供连带保证。相关借款合同和担保书均经公证具有强制执行力。后借款人、港宏公司均未按期还款,银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借款人、港宏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裁定中止执行。后聚鸿基公司经多次转让取得该债权。陈红、陈忠权在案涉债权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之后,对港宏公司进行了清算,该清算并未通知当时已知的债权人,陈红、陈忠权按出资比例对公司剩余净资产111万余元进行了分配,并注销了港宏公司。聚鸿基公司起诉请求陈红、陈忠权向其赔偿因未依法清算导致的债权损失人民币900余万元。

法院认为聚鸿基公司有权提起本案诉讼,陈红、陈忠权清算港宏公司时未书面通知案涉已知债权人,系未依法清算,导致港宏公司被注销,聚鸿基公司债权无法得到清偿。陈红、陈忠权在未依法清算所得利益111万余元的范围内向聚鸿基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四川省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会长周友苏研究员认为,本案涉及的法律关系较为复杂,不仅涉及到执行程序中法律关系,又涉及到清算责任纠纷。本案公司清算存在明显的违法行为,未书面通知债权人即对公司财产进行清算,并在未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分配了公司财产,显然是直接违反了公司法关于清算程序和清偿顺序的规定。二审法院计算的实际损失包括两个股东已经分配的111万元加上利息损失,这一计算与补偿性民事责任的特点相吻合,符合公司法相关规定的立法原意。

案例三

审理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

长虹空调公司、长虹电器公司将其在全国所有的RDC的仓储、装卸业务委托给民生物流公司,长虹空调公司、长虹电器公司以及民生物流公司与大地财保公司签订保险合同,就其全部资产货物投保了财产保险综合险。民生物流公司又将部分仓储业务转包给中远物流公司。后中远物流公司的大连仓库发生火灾,造成货物损失。大地财保公司向三被保险人予以理赔后,向中远物流公司主张其代为支付的赔偿款未果,诉至法院,请求判决由中远物流公司支付大地财保公司300余万元。

法院认为本案基础保险合同关系明晰,无须追加三被保险人为第三人,中远物流公司与三被保险人之间成立仓储合同关系,中远物流公司因未适当履行保管义务导致火灾,造成三被保险人货物损失,保险人大地财保公司的代位求偿权成立。

四川省法学会保险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游杰认为,本案系财产保险综合险项下发生了由第三者原因引起的保险事故,保险人赔偿以后,向有责任的第三者追偿的案件。属于最高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第二十七大类保险纠纷第317项财产保险合同纠纷里第(5)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因此,本案案由确定为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是准确的。本案中关于法院对追加第三人即被保险人为被告应持谨慎态度、对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请求权基础进行扩张性解释、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系法定债权转移而不依赖于被保险人做出权利转让的意思表示以及通知第三者的行为等方面的观点、认识和说理,都比较到位,给予点赞。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孙文龙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