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法院聚焦 > 民事 > 正文

的哥两次胜诉仍出局 质疑交通局玩文字游戏

核心提示: 说起七年之痒,人们常常想到婚姻危机,老孙的七年之痒却是两份七年“未真正履行”的胜诉判决。章丘“的哥”孙启巍等人向本报反映,十几年前,他们是开出租车的老个体,后来在章丘市交通局的要求之下,挂靠到出租车公司,但事实上仍以个体身份营运,没有“份子钱”。可是,2007年其营运手续到期后,再向章丘市交通局申请延续时却被拒。为此,他将章丘市交通局告上法庭,要求延期营运手续。章丘市人民法院2008年两次判决他胜诉,而章丘市交通局仍未受理其延期申请。

说起七年之痒,人们常常想到婚姻危机,老孙的七年之痒却是两份七年“未真正履行”的胜诉判决。章丘“的哥”孙启巍等人向本报反映,十几年前,他们是开出租车的老个体,后来在章丘市交通局的要求之下,挂靠到出租车公司,但事实上仍以个体身份营运,没有“份子钱”。可是,2007年其营运手续到期后,再向章丘市交通局申请延续时却被拒。为此,他将章丘市交通局告上法庭,要求延期营运手续。章丘市人民法院2008年两次判决他胜诉,而章丘市交通局仍未受理其延期申请。

强制挂靠

挂靠两年后, 被偷偷换公司

孙启巍说, 自己曾是一名章丘市出租车个体业户, 早在2002年4月28日, 他就已入行,办下出租车营运手续。 那时章丘所有的出租车都是个体, 自己买车, 除了固定的客运基金和座位费等少许费用外, 自负盈亏, 没有份子钱。 但2005年前后, 章丘市交通局要求, 所有出租车必须挂靠到公司, 不挂靠就无法年审。 对方还口头承诺, 挂靠不会增加车主费用, 也不会影响车辆更新。孙启巍回忆, 随后他的出租车被挂靠到了章丘宏运公司, 当时有一些比他入行晚一些的个体出租车主每月需要向挂靠公司交100元管理费,而像他这样的老车主则未交过任何费用。

2007年4月, 孙启巍在 《道路运输证》 年审时发现, 他的车又被挂靠到了章丘市明众交运有限责任公司。 由于这种挂靠模式形式大于实质, 他并未太当回事。 彼时, 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出租车营运手续将于2007年12月31日到期, 他要赶在到期之前, 向章丘市交通局申请办理延期营运手续,以便更新车辆, 继续经营。随后, 他于2007年4月和12月多次提出申请。 然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 “章丘市交通局不给办手续了, 要把我们这些老个体踢出局。 之前说好的挂靠不影响更新车辆, 难道都是骗人的? ”孙启巍回忆, 当时章丘市交通局出租办给出的答复是,不再受理个人申请, 不再给个体办证。

一审胜诉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孙文龙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